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华秋在写

版权所有:华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懒洋洋几段  

2005-07-15 02:55:09|  分类: 蹲着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
现在,又一个极具诱惑的女人坐在我面前,暖烘烘的气味直冲过来。我仰起头,注视着卤素灯用一层一层的光晕盘踞着的天花板,这几乎是一种错误,我喜欢的女人都因为气味。我喊了她一声,小青。她看我,微微惊讶地睁大眼睛。我说我们去看演唱会吧。她点点头,我们就离开了这里。我们随即去看了某位歌手的演唱会(为了对他表示敬意我不提他的名字),在颇为阴暗的演出大厅,以及在更为遮蔽性的歌声下面,我开始摆出陶醉的姿势,有节奏地把头偏向她。主要照顾我的鼻子,现在,我不仅把温暖的感觉闻成了味道,还把飘散在她头发间的某个牌子的香波,闻成了阳光照耀的树林。我很简单地说,你就是给我这种感觉,有味道。她闭着眼,听音乐。她是闭着眼,因为她在听一九八五年左右很红的一个歌唱家唱歌。那时候有歌唱家,他们在唱歌的时候尽量不懂,顶多比比手势。这样的歌唱家现在为少数人歌唱。票价一百五十元一张。


我梦到我和小竹,离开一片林间空地。我先说,小竹我好像知道路在哪里。便拨开一些枝叶,看到一条露水被搞破的痕迹,(那线草叶似乎要更绿一些)。我走了一步。第二步,一脚踏入一个蛇坑。很多小蛇迅速钻入我的裤脚,再从裤腰冒出来。我忙不迭地,一把一把往外拉。我说小竹你看我裤腰里冒出很多蛇。小竹拿着一把菜刀,飞奔而来。于是,我拉直这些蛇,请小竹把它们割断。我们割断了裤腰左边的蛇,再割右边的蛇。每次都是一把一把地。后来我有点疑惑,觉得一条青白色的蛇有点像我的小肠。我说小竹你看这根是不是小肠。他还没有来得及回答,就不在了。

见到他后我给他说了这个梦


走到互惠超市门口的时候,口里突然多了一口痰。我寻找吐痰的地方,看起来像一个丢了钱包的人,低着头,四处巡视。后来我把痰吐在了一株小叶榕的下面。之后我进理发店,请他们尽量短,接近光头。顺便幽默了一下,说我想理光头,但有人要说,我只好理一个好像光头。理发师笑笑,说你和你老婆感情挺好的。我说是,不好干吗要做老婆。他说,这不一般,现在的夫妻大多注了水。

我先去洗头,躺在带震动的洗头椅上。出来坐在理发椅子,理发师一边给我理发,一边继续刚才的闲谈。他问你是一个作家吧。我说哦,不小心留了胡子。他说,老哥你看起来像一个香港人。我问像香港人有什么好,现在香港也是中国的了。老哥白头发很多啊,改时候来居了吧。这个不用,我又不是时尚中人。接着很长时间没有说话,突然他哇了一声,老哥你太有气质了。我定睛一看,我已经剔成了平头。

我右手边的椅子上坐着一个少妇。是那种故意把把头发披挂下来遮住半边脸的少妇。我承认有一瞬间,我对会摆姿态的女人非常喜欢。而且也在那么一瞬间,我爱了一会儿这个妇人。


闲梦,杨黎,小竹,吉木狼格,乌青,六回,在场。

暴力是我遇到的最大的一股压迫力量。当它是海啸的时候,我们似乎轻描淡写,因为它是自然。但它是人为因素的时候,我们试图分出好坏。好与坏的分别其实是强与弱的分别。(我并不崇拜甘地。甘地的举止令基督教徒感到似曾相识。)暴力在人间表现的就是武器持有权。比较好的制度是把武器权利分散给个人,但这不是高妙到人道主义,而是相互牵制。我不喜欢的社会,普通人没有武器,而犯罪分子想尽办法能够获得武器。你知道一个人一旦开始想办法,总会解决的。它会令普通人大吃一惊,继而恐惧。假如手枪是一件家具,我想初期会有积怨爆发,活下来的人就会彼此协商,变成一种协商性的社会。犯罪分子不会再有优势,有优势的还是政府,因为他有军队和原子弹。

我感到遗憾的是,解决的具体办法变为主义之争的时候,没什么好谈的。
我很失望的是那么多人要过精神生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