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华秋在写

版权所有:华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快活邝小子---《邝贤良诗集》序  

2005-03-01 13:06:30|  分类: 读书看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快活邝小子
-----为邝贤良的诗集所作的序

我慢慢读着邝贤良寄给我的诗集,心里想着他要我帮他写的序,我读到《喇叭花》里面的几句:
我想把花
送给花
把喇叭
送给喇叭
我不禁跟着念了几遍,---这几句话念着,有奇特快活。关键是要念出来。好玩极了。
这样的句子,只有纯粹出于快活的人才乐于写,才写得出来。这个邝贤良,这个快活邝小子。他的整个诗集都展示着这种快活。

再看这首名叫《厨师》的:
我注定是
成不了厨师的
比如刚才
我把轻便锅
向上一抛
锅里快熟的蛋
我没接住
它就漂亮地
掉在地上

以及这首《在我的老家》:
绿叶衬托红花的日子
迎亲嫁女的日子
一颗汗珠摔成八瓣的日子
五月吃粽子
八月过中秋
瑞雪兆丰年的日子
夏日吹晚风的日子
高兴了就吃猪肉的日子
不高兴也照样吃猪肉的日子
走亲戚的日子
边聊天边看电视的日子
以上这些日子
在我的老家都有

快活是重要的,但要的老实、具体的快活,比如煎鸡蛋。不要把快活生拉活拽,拖到“灵魂的喜悦”上面去玄。很明显,我们都是诚实的普通人,尽管我们也因为熟练掌握语言技能而成为了诗人作家。

快活是纯粹的,亦悲亦喜的说法是一种文化。那种文化说,当肉体感到痛苦时,灵魂分外惊喜,反之亦然。这样就培养了很多两面派,以及他们的那种复杂的表达方式。邝小子很健康,他没有。我很羡慕他在诗歌里保持着那种儿童式的有趣和直截了当。

我写诗
而且写的
很臭
我唱歌
声音不怎么好听
我还可以告诉你
我也撒谎
我撒的谎很容易
看出破绽
朋友们说我是直肠子
呵呵
我还能怎样呢
我就是这样子了
请问
有没有一个姑娘
跑过来对我说
我就喜欢你这样子

这样看来,快活的邝小子似乎也不需要幽默就把快活感传达给读者了。了不起。对于幽默,我似乎生来就没有。我讲笑话总是自己先笑。别人看着我笑。在朋友聚会的时候我颇自卑。但在写作里,我觉得常见的幽默是最坏的。比如抖包袱这种技巧,很傻比嘛。至于那种油滑的机智,那就是油滑,腻人。邝小子在诗里老实说话,从技术上看已经把智力的部分剔出得干干净净,这样他就嘲笑了那些幽默家。因为他传达出的快活是由衷的快活。因此,我得出一个小戒律:不要幽默,要老实。

当我读到好诗时候往往就会说“舒服,快活”,以至于在橡皮的时候都被人嘲笑了。似乎智力较低,说不出更多理论,只会傻乎乎地被感动。那不能怪别人也不能怪自己,因为这是阅读的两种方式。有人读诗,满怀期望,随时准备进入(1)与诗人进行智力交锋(2)一种假大空的“群体情绪”中,邝小子肯定令这些被诗歌教育家教育出来的读者失望。邝小子要寻求另外的读者,那种和他差不多的人。这些人读诗,所见即所得,不会把固有的“希望”凌驾在每一次阅读上,因为能够得到真正的满足。

我说的是好诗,比如这样的诗:

我拿着向日葵
长长的柄
越跑越快
追我的人
快追到我时
我把向日葵
扔中他脑袋
就是他的声音
在我耳边响
是这样响的
兔崽子
竟敢摘我家的
向日葵

邝小子快活地写,读者的确得到了他的快活,这种准确的传达表明邝小子是一个优良导体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84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